笔趣芯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被困在同一天十万年 > 第2177章 惘然
    “没错!”陈全真回想起自己在古书上看见的记载,确定地答复。

    “据我所知,阳间内的任何东西,包括你我在内,都会受到它的影响。”

    “原来是这样。”

    林越眼前一亮,这种能力可谓是神技啊,如果能够达到之前那具白骨使用时的效果,恐怕整个阳间除了那位深不可测的灵瑶帝尊外,都无人能够识破这其中的玄妙了。

    “然后便是这套骨架,它可以让接触到的人陷入惘然当中,这个就需要你之后重新铸造了,不然直接拿着它的骨头,你自身也会受到相同的影响。”

    “惘然……?”

    林越在心中念道着这个词,然后出声问道。

    “陈老前辈,你说的这个惘然究竟是什么?”

    “就是字面意思,不过它的实战效果可要比听起来强得多,至于它的效果你刚刚也看见了,我们被它篡改了记忆然后被耍得团团转。”陈全真苦笑了一声地说道。

    他倒是也对这个骨架比较眼热,不过这个东西放在他手上的价值始终没有在林越手里的意义大。

    毕竟在如今的阳间,能够威胁到他的唯有灵瑶帝尊一人,而这个骨架就算具有惘然的效果也很难影响到天帝这一层面,除非他自身的实力跟上了,不然想要对付一代天帝凭借什么外物都是白搭。

    而林越原本就已经拥有了越阶斩杀准帝的实力,如果获此至宝,下一次再面临其他准帝的时候多了这一个诡异的手段,也会更加轻松。

    “也就是说我可以利用它才篡改其他人的记忆吗?”林越若有所思地问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光是凭借这个骨架岂不是就可以在整个阳间横着走了?

    不过陈全真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更加确切地说法。

    “并不能主观控制它去篡改其他人的记忆,但是它会刻意选择对方重要的记忆进行扭曲,还有一点是它做成的法宝不需要灌注曜气便可以使用,但也要注意别被对方夺走了,不然对方同样可以用它来对付你。”

    说到这里,林越也大致弄清了这个骨架的效果,简洁地来说就是可以让接触到它的人陷入惘然,无论目标是谁?

    所以为了防止被误伤,在使用前必须要将其与自己隔绝起来,比如在它的后端接上一截其他材质的东西,不然还没等攻击别人,自己反倒会先一步中招。

    介绍完云彩与这些白骨,陈全真的眼神放在了那滩肉泥上,有些尴尬地说道,“林小友,实不相瞒,这些肉泥我倒是没有在古书中看见过关于它们的记载,不清楚它们的效果。”

    听到陈全真的话,林越也有些尴尬,因为这分明是他使用复苏之力从白骨身上催生出的肉芽,没想到居然长出这么多。

    由于不想将神王令的能力暴露出来,林越也没有出言解释,只是附和着点了点头。

    用储物戒指将云彩连同着里面的东西一起收起来后,林越跟着陈全真重新回到了人群中。

    刚走入人群,林越便看见仙麟准帝正站在对面望着自己,见他发现后直接走了上来面色诚恳地说道。

    “多谢林道友救命之恩。”

    刚刚林越起身向她叫喊的时候,她还以为对方在胡乱地说些什么,可当看见从天而降的云彩里包裹着八具尸体的时候,她才意识自己真的被林越救了一命!

    很显然林越在她被攻击之前出手解决掉了那个怪异的存在,不然仙麟准帝纵然对自己的实力再有信心,也不会觉得那个悄无声息杀死了三位准帝的东西是自己能够对付得了的。

    “举手之劳而已。”林越淡笑着答道。

    此刻不光是仙麟准帝一人,其他无论是仙尊还是准帝也都一脸感激地看向林越。

    他们清楚自己之所以没出事,不过还没轮到他们,若不是林越察觉到异常站了出来,他们早已经步入那八个同伴的下场了。

    陈全真来到众人的身前,轻咳了一声后说道,“虽然刚刚发生的意外令人惋惜,但在找到世界之树前我们还需要继续前进,请各位做好出发的准备。”

    众人也很快平复好了自己的心态,毕竟在踏入这片未知之地前,他们就已经做好了丧命的准备,只是被这里有些怪异的一幕幕所惊到。

    随着众人继续开拔在这片漆黑的土壤上,在无人观察到的角落,血溪流淌的速度悄然变快了些许。

    ……

    行进中,林越不由得回想起刚刚收获的战利品,云彩可以在离开这里后找个裁缝织成衣物,但那堆白骨相比较之下就有些难以处理了。

    如果按照陈全真所说那般,在一端将它用其他材料固定住,那么它就变成近战的法器了,需要接触到对方的身体才会发挥效果。

    准帝层面的强者交战,哪还有拳拳到肉的方式了,绝大部分都是相隔甚远便可以攻击到对方。

    可想要将这些白骨做成远程的法器也不是不可能,譬如可以将其铸造成箭矢或是暗器,但这种攻击方式就会导致它一旦出手后很容易丢失甚至是被对方拿到。

    所以想要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还需要从长计议。

    这片未知之地虽然凶险,但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需要面临着危险,就像他们自从上一次遭遇了可以让人陷入迷惘的怪异存在后,已经过去了半天的时候。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都没有再遭遇其他的险情。

    并且在路过的地方,众人也偶尔会捡到些看起来就十分古老的器物,陆羽更是有一次飞出将近五十丈远的地方,收获了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

    林越虽然没问那里面装了什么,但从陆羽的眉飞色舞的样子来看,他应该收获不小。

    忽然,林越将目光调转到右侧,看向了血溪的对岸。

    就在前一瞬,他仿佛察觉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视线,在极光界向他张望着。

    虽然眼前的视野中空无一物,可林越并没有放松警惕。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in.net)